位置:西安新闻网 > 西安旅游 > 正文 >

张剑光:唐五代江南史研究的若干问题

2020年05月23日 04:35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天龙八部发布站,产业升级,200413

缘起:本文是接受一个报社记者的通信采访,他为我列了近十个题目,而我挑选了其中四个作答。由于我没搞清记者的真实编辑用意,写了好几页发过去,没曾想记者是一组采访合在一起,只从我的稿子里面挑了几段话。由于不想浪费自己的成果,所以干脆对文章重新进行思考,增加了资料和出处,对有些段落进行的改写。

尽管唐五代江南史一些基础问题的探索取得不少成果,但学术界对江南历史的思考仍在继续,并不断推进。前不久,一位先生向我提出了若干研究中他在思索的论题,希望我也能作些回应。这些内容,的确是以前我在研究中没有进行太多的思考,或者是研究中涉及到了,但没有系统地作为专题提出来,因而在考虑中显得比较薄弱。今天把这几点思考写成文字进行回答,力图想解决这几个江南史研究中的问题。当然,我的思考肯定还有不够成熟的地方,只是想提出来供大家一起讨论。

一、唐代的江南有多大

安史之乱后,诗人杜甫在他乡重逢旧友李龟年,写下了《江南逢李龟年》:“岐王宅里寻常见,崔九堂前几度闻。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”李龟年是开元年间宫里的著名乐工,兄弟三人“皆有才学盛名”,“特承顾遇”,安史乱后流落湘潭。研究杜甫诗的学者认为杜甫此诗写于天宝之后,作于潭州。如此看来,杜甫说的的江南是指唐代中期今湖南一带。

稍后一点,诗人白居易有《忆江南词三首》,其中第二首说:“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: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。何日更重游?”第三首说:“江南忆,其次忆吴宫:吴酒一杯春竹叶,吴娃双舞醉芙蓉。早晚复相逢!”前者指杭州,后者指苏州,白居易的江南显然是指长江下游地区。

其实唐代诗人以“江南”为题的诗歌还有很多,比如李群玉、罗隐有《江南》,于鹄、李益、储光羲有《江南曲》,张籍、杜牧有《江南春》,仔细地看一下他们的诗,发现诗人笔下的江南并不是完全一致的。当然诗人所指也有共同的地方,即谈论的地域都是在长江以南。实际上,就唐代而言,“江南”是一个特殊的概念,并不是固定不变的,这个概念在不断变化,因而人们的所指并不完全一样,范围有大有小。

秦汉以后,一般“江南”指今长江中游以南的地区,主要指今湖北南部和湖南全部,而长江下游的今皖南、苏南一带,因为长江大体是呈南北走向,常以“江东”著称。如周振鹤认为这一时期“江南的概念大于江东”、“江南其实还有江汉以南、江淮以南的含义”。李伯重的观点稍有不同,他认为江南是个地理方位,“并非有明确范围的地域区划”,长江以南都是江南。在开皇八年诏书中,隋文帝谈到:“巴峡之下,海澨已西,江北、江南,为鬼为蜮。”这里的“江南”应该是指长江中下游广大的长江以南地区。六朝定都建康,北方人称南方政权为江南,长江下游自然是被作为江南的一部分。如卷四八《杨素传》谈到“江南人李稜等聚众为乱”,而作乱的江南人大多在京口、晋陵、苏州一带。长江下游的长江以南部分除称为江南外,也称为江东、江左、江表。如《隋书》卷二《高祖纪下》隋炀帝开皇八年,文帝的诏书谈到“有陈窃据江表”,卷四八《杨素传》谈到“上方图江表”。

“江南”这个地理方位概念,到唐代成为一个具体的地区概念,被指称为固定的地域。唐太宗贞观元年(627),将天下分为十道,长江以南岭南以北的广大地区为江南道。周振鹤认为这时的“江南”应该是最名符其实,长江以南地区全部称为江南,包括原先所称的江东地区。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(733),分天下为十五道,江南道分成江南东道和江南西道、黔中道。江南东道治所在苏州,时人将其简称为江东,江南西道治所在洪州,时人将其简称为江西。中唐以后,江南西道一分为三,自西至东依为湖南道、江南西道、宣州道。宣州道相当于今皖南地区,后改称宣歙道。江南东道也屡有分合,最后一分为三,分为浙江西道、浙江东道和福建道。杜甫诗歌所指的时期,就是唐代从盛转衰的天宝之后,因而他所用的概念,实际上是唐代前期的,江南当然是包括湖南地区。即使是开元后期江南道一分为二,湖南道仍然是在江南西道中,因而称其为江南是合乎当时的实际情况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axlfz.com/xianlvyou/11120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